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案例追蹤

專門與“大師”作對的女人(上)

2020年02月11日 08:21 來源:凱風網 作者:Anke Richter 桑梓(譯)

    核心提示:碧·斯科菲爾德(Be Scofield)是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美國女性,她專門研究披著“靈性”外衣,實則對信徒實施虐待侵害的邪教“大師”,并以公開揭發他們的真實面目為己任。為此,她通過整合各種信源、臥底邪教搜集事實;她受到各種威脅,被迫四處游擊;她無所畏懼,撰寫文章,勇于為受侵害者發聲。有人贊譽她是“大師獵人”,也有人認為她的做法傷害到了真正進行心靈療愈和探索的人們。2019年8月3日,新西蘭媒體Spinoff網站發表安克·瑞克特(Anke Richter)的文章,介紹了這位獨特的女性。為方便讀者閱讀,全文分上下兩部分刊出,小標題為譯者所加。 

 

  碧·斯科菲爾德

  有這樣一位女性,她的使命是通過網絡揭穿全世界的假“先知”,這就是“大師獵人”碧·斯科菲爾德(Be Scofield)。她決心曝光披著“靈性”外衣的性虐待現象,這種現象日前越發嚴峻。

  她將十幾位“大師”拉下神壇 

  我和斯科菲爾德通過視頻連線進行了首次會面,她身處美國東海岸某處寧靜的鄉村,不肯說具體地點。昏暗的燈光下,她靠在床頭,從袋子里抓出藍色玉米片咀嚼著。裹在她頭上的頭巾只是她的造型風格,并不代表宗教信仰。

  不公開身處地點的做法很符合這位反邪教活動家。無論她走到哪里,似乎都會發現虐待故事,這使她在許多靈性探索者眼中的形象,在開創性的超級英雄和頭號敵人之間搖擺不定。這位38歲的自由記者同時也是變性人和女同性戀者,她對互聯網技術了如指掌,能夠迅速傳播信息。她已在世界各地把十幾個人拉下神壇。

  僅在美國就有大約2000到3000個極端宗教信仰團體。斯科菲爾德說,并非所有這些團體都具有危險性和破壞性。“我不會無緣無故地追蹤怪異的信仰體系,但當有人卷入這樣一個封閉的體系時,有太多的力量在對他起作用。很多人不明白這些群體有多誘人,它們的行動力有多強。”

  部分原因是由于“#MeToo運動”(譯注:女星艾麗莎·米蘭諾等人于2017年10月針對美國金牌制作人哈維·韋恩斯坦性侵多名女星丑聞發起的運動,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的女性挺身而出說出慘痛經歷,并在社交媒體貼文附上標簽,藉此喚起社會關注)的鼓舞,很多極端教派信仰群體的前成員、現成員和靈性追求者們開始站出來,指責那些著名的治療師性虐待,如巴西“上帝的約翰”(Jo?oTeixeirade Faria)(譯注:2018年12月,有“上帝的約翰”之稱、被認為具有超自然治病能力的著名巴西靈媒師約翰被指控對超過300名女性患者實施性虐待并被當地警察逮捕)、托尼·羅賓斯(Tony Robbins)等。今年6月,美國加州性傳銷組織耐克塞姆(NXIVM)的創始人基斯·拉尼爾(Keith Raniere)在一起性邪教案件中被判有罪。去年,由于斯科菲爾德的工作,國際學校阿迦瑪瑜伽(Agama)因強奸指控受到嚴重打擊。

 

  國際學校阿迦瑪瑜伽(Agama)的廣告牌上被人噴上了“強奸邪教”的字樣

  斯科菲爾德說:“地球上有一些曾被認為是不可撼動的、最有權勢的男人,正在被曝光。這些歷史性時刻是如此迷人。”但她揭露的對象也有一些女性。比如素有“古馳大師”之稱的提爾·斯旺(Teal Swan),斯科菲爾德稱她“性感、撩人,給世界靈性領域的新紀元運動帶來一場風暴,是一只狐貍”。

  提爾·斯旺運營著一個油管(YouTube)賬號,有50萬粉絲,從歐洲到南美,遍布世界各地。據斯科菲爾德稱,她是一位“穿著時髦高跟鞋的體面先知”,她聲稱自己是六維的大角星外星生物,擁有星際旅行能力和X光透視眼。斯旺在她的視頻中顯露出明顯的種族歧視,提出危險的醫療主張。斯旺的一些追隨者自稱為“提爾人”,并把她的標志符號紋在身上。

  當斯科菲爾德揭露了斯旺的自戀本質和控制全球的企圖之后,這位“提爾部落”的領袖最終登上了《每日郵報》頭版和一系列視頻節目。她的名字從2018年Hay House世界峰會(一個為勵志演講者舉辦的著名全球研討會)的陣容中消失了。斯科菲爾德表示,斯旺的“‘事業’走到頭了”。

  盡管斯科菲爾德的每篇文章能吸引10萬讀者,但她不通過文章獲取酬勞,她的支持者會進行捐款。斯科菲爾德也不依賴警方的記錄或證詞,她不斷地收到希望獲得幫助的請求,但只有在收到四個以上的不同來源指控同一個團體或一個大師時,她才會采取行動。“如果收到17個針對你的證言,那我就不會客氣了。不過你的下場并不是坐牢。因為我是一個‘流氓’,我用我的方式為正義而戰。”

  威脅、指控、網絡暴力如影相隨 

  2019年7月,在英國舉行的國際膜拜團體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Cultic Studies Association)年會上,一位15年前離開某印度邪教的英國男子提到了斯科菲爾德,稱她的工作“絕對是無價之寶”,因為她正在“砍斷各種邪教的蛇頭”。英國邪教研究領域的大拿亞歷山德拉·斯坦因(Alexandra Stein)這樣評價斯科菲爾德:“邪教現象真實存在,危害巨大,我們需要像她一樣發聲的人。”

  其他發聲者大部分匿名——這在許多邪教幸存者眼中是件好事。因為他們通常深受精神創傷且疑慮叢生,希望真相公布于眾的同時,自己能夠不被打擾。然而,斯科菲爾德的批評者們卻詆毀她,說她不透露消息來源,說故事都有兩面性,她卻只講其一。他們指責她嘩眾取寵、政治迫害、斷章取義,一方面破壞邪教,一方面卻發展自己的信徒。一位自稱心理學家的博主憤怒地稱她是一個“心懷敵意的反社會者”。其他一些人的反應更為危險。加諾·格里爾斯(Gano Grills)是說唱組合“武當派”(Wu-Tang Clan)成員,去年曾在新西蘭巡回演出,現在搖身一變,成了“加利提克”(Galighticus)領袖。加利提克是一個鮮為人知的教派,其使命是引領14.4萬人離開地球。斯科菲爾德在2018年5月對格里爾斯進行揭露后,格里爾斯隨后給她去電威脅道:“你要是知道了我認識什么人,你保管嚇一跳!”

  她的一系列曝光行動也招來了法律麻煩。2019年6月,Sounds True(譯注:一個“心靈覺醒”和“心理教育”的內容付費平臺)的作者兼冥想老師奧拉文達·希馬德拉(Aaravindha Himadra)狀告斯科菲爾德誹謗,并要求賠償25萬美元,指控她在當年1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撒謊、“罔顧事實”,該文章探討了13年前希馬德拉一名學生在華盛頓奧卡島上的神秘死亡事件。而希馬德拉,這位精神團體Sambodha(前身為“光之子”Children of the Light)的大師,在奧卡島擁有一棟房屋。

  斯科菲爾德表示:“我揭露了可疑分子,他們企圖用這種方法教訓我。這場無聊訴訟的唯一目的,就是阻止我對他們不想暴露的案件事實發表言論,為了從經濟上榨干我,并且阻止其他記者接近事實。”

  一些攻擊者從跨性別等方面惡意侮辱她。斯科菲爾德不得不從臉書上刪除照片和舊帖子。“這些人會找到關于我的一切。我想坦誠地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但現在卻受到了阻礙。”

  為了不惹麻煩,避免訴訟糾纏,斯科菲爾德的網站“大師”(The Guru)放在冰島托管。為此,她被稱為無法無天的罪犯。誹謗指控煩不到她。“誰能找到我給我遞傳票?我行蹤不定,就當它們不存在。”但后來Sambodha的律師們還是發現了她的曾用名和一個親戚的住址。(待續)

  原文網址:https://thespinoff.co.nz/society/03-08-2019/meet-guru-hunter-be-scofield-scourge-of-cult-leaders-around-the-world/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辽宁快乐12 亿游彩票游戏 今日头条极速版走路赚钱是真的 天津快乐十分 2018做什么最赚钱6 海南琼瑶麻将 多媒体网站赚钱吗 雪缘园篮球比分 盈宝彩苹果 侠客风云传什么最赚钱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 娱乐圈赚钱不容易 雷速体育比分官网 福建快三 今日头条拍西瓜视频怎么赚钱 全民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