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案例追蹤

我找回了失落多年的家

2019年06月27日 08:27 來源:凱風網 作者:劉慧福(口述)肖天賜(整理)

 

  我叫劉慧福,今年65歲,是原四川內江針織四廠的職工,現已退休在家。丈夫老實本份,勤勞踏實,女兒乖巧懂事,很有孝心。我原本有個雖然算不上富裕,但卻非常溫馨、幸福的家庭。然而,這一切卻因我迷戀上法輪功而發生了改變。

  上世紀九十年代,單位重組減員,我下崗了。為了生活,我開了一間經營副食品的雜貨店,憑著自己的勤勞,所得的盈利加上丈夫的收入,日子過得并不差。但日夜操勞,也使我身體越來越差,經常頭暈眼花,全身無力,雖然沒有什么大病,卻給我帶來了無窮的煩惱。我為了不給家庭帶來經濟負擔,夢想著有功法能夠讓自己的病自行好轉。

  1997年初,我聽到了很多因練氣功而治愈了疑難雜癥的例子,這些例子傳得有板有眼,聽得多了,我更加信了。這年夏天,我在附近公園見到有些人在練功,我連忙向前打聽,其中一個人向我介紹,他們練習的叫法輪功,是宣揚“真、善、忍”的,練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可以圓滿、上層次。我聽后怦然心動,決定試一試,并按照要求買了書。

  回家后,我迫不及待地研讀起來,一看就來了興趣,完全被李洪志所描繪的“法輪世界”吸引住了,沒有想到世界上還有如此“美好”的功法,這正是我所期待和盼望的,我下定決心,要按照師父所要求去做,去掉自己的業力,直到圓滿。從此,我陷入了法輪世界而不能自拔。

  一開始,我上午在兼顧生意的同時,專心學習經文,下午提前關門,到指定地點和功友們一起煉功,晚上自己再練習到深夜。后來,我用到生意上的精力就更少了,更談不上對丈夫和女兒的關心、對家庭的照顧了。雜貨店的生意也一落千丈,處于全面虧損狀態,最后只得關門了事。失去了家里最主要的經濟來源,使原本并不寬裕的家庭陷入了困境,生活每況愈下。對我練功本來就非常反感的丈夫,更加覺得我是多么的不可理喻,將我視為“瘋子”。女兒也覺得我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對自己倍加呵護的母親,與我形同陌路。從此,家庭關系驟然緊張起來。丈夫、女兒開始是耐心勸說,后來是苦苦哀求,最后變為百般阻攔,這些都無濟于事,我甚至認為他們是在阻擋我走向圓滿,是我圓滿路上的一大障礙。見我絲毫沒有回心轉意的跡象,丈夫徹底絕望了。

  從1998年底開始,丈夫沒有打招呼,從此離家出走,在外租房自住,說是眼不見心不煩。見此情景,女兒也去打工自謀生路去了。我心中反而覺得掃除了修煉路上的障礙,得到了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從此,我成天和功友一起,將全部精力用在了法輪功修煉上,希望能夠盡快達到“師父”的要求,早日圓滿。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了法輪功。當時,我雖然行為有所收斂,但心底里卻認為是政府不了解“法輪功”而造成的,這不過是暫時的現象。為了恢復以前的修煉環境,為了表明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功友之間加緊了聯系,經常傳達李洪志的指令:如果要圓滿,就必須走出來,到北京去護法。2000年6月,在功友的帶動下,為了圓滿,我沒有猶豫,帶上了家里所有的積蓄,毅然絕然到北京上訪、護法、討說法,被群眾舉報后我們輾轉返回內江。經過這一次事情后,我并沒有吸取教訓。不能到北京去護法,我和功友就選擇了在本地宣揚法輪功,講真相、散發宣傳品,顯示大法弟子的決心和忠誠。

  再后來,我與一名反邪教志愿者的交流,徹底改變了我的錯誤想法,他說:“李洪志是不是說過絕對不得干涉國家政治,更不得參與任何政治性爭端及活動?”我回答說:“是說過。”于是,干警又找出了我所違反法律的相關條款,拿出了我曾經散發過的宣傳品,問我:“你到北京滋事,到處大量散發邪教宣傳品,這是‘嚴格遵守各自國家法紀’嗎?這能‘對人類社會的安定有好處’嗎?法輪功反對黨和國家,這難道不能說明法輪功赤裸裸地參與了政治嗎?”我無言以對,在事實面前,思想受到了強烈震懾,心底里也涌起陣陣波瀾:是呀,以前我怎么沒有想到這些呢。我塵封的心靈開始慢慢融化,不再偏聽偏信,對志愿者也不再象以前那樣排斥和抵觸。看到此種情況,志愿者更加關心我,不但加大了與我談心交心的力度,還專門安排已遠離邪教的昔日功友跟我談話,談自己的親身經歷,談認識和感受。我自己也開始反思以前的所作所為:為了虛無縹緲的“圓滿”,我負出了沉重的代價,放棄了身邊的幸福生活,放棄了自己的丈夫、女兒等親人,去掉了夫妻情、母女情,我這是舍近求遠,本末倒置,完全是一種徹底的自私行為!想到這些,我多次淚流滿面,自責、懺悔充塞了我的心間。這時,我居住地基層單位的領導專程來看望我,鼓勵我一定要樹立起重新生活的勇氣。

  回到家,我正要進門,女兒卻面無表情地用手擋在門口,絲毫沒有讓我進門的意思,我對著女兒說:“女兒,我是媽呀!我是媽呀!!我是媽呀!!!”我一連對著女兒說了三聲“我是媽呀”。丈夫坐在家里,什么話也沒有說。見到此情,我不禁淚如雨下,心象掉到冰窖里一般,周身透著陣陣寒意。我知道,是我迷上法輪功,弄得家不象家,給丈夫和女兒帶來了很大的傷害,他們仍然在埋怨我,但我并沒有責怪他們對我的冷漠。雖然在街道、社區人員的勸說下,我好歹進了家門,丈夫卻摔門而去。那一刻,我暗下決心要永遠脫離法輪功,把對丈夫、女兒失去的愛要加倍地補償回來,把曾經擁有的親情再重新找回來。

  一切從零開始。買菜、米、面、油,打掃衛生,洗衣、做飯,我又做起常人該做的事情。街道見我確已悔改,便幫助我解決了面臨的實際困難。解決了我的退休金,為下崗的丈夫找到了新的工作,還給我家訂閱了報紙。當他們知道丈夫還不原諒我后,多次找丈夫做他的思想工作。我也主動找到丈夫,承認了自己以前的過失,表明了自己的心跡。此后,以前的功友多次找到我,勸我不要半途而廢,但我態度非常堅決,不再信李洪志的鬼話,不要再干危害國家、危害社會、危害家庭的事情。丈夫見我確實脫離了法輪功,便高高興興回了家。我從各方面關愛女兒,不把女兒的冷淡放在心上,慢慢用母愛融化女兒冷漠的心。不久,女兒也慢慢對我好了起來。丈夫、女兒都原諒了我,家里又煥發了生機,我又找回我失去多年溫馨的家。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