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案例追蹤

付平充滿陽光的“新生”

2019年06月21日 08:34 來源:凱風網 作者:付平(口述)梧桐(整理)

 

  照片中的女主人公名字叫付平,今年已經快60歲了,從她那充滿陽光的燦爛笑容中,你是否懷疑她曾經是一個法輪功癡迷者。當初本人就是在無意當中從別人口中聽到了關于她的一些情況,并看到了一張《遼沈晚報》刊登的本溪群眾舞蹈的照片,其中有她的特寫。從而對她產生了好奇之心,急于對她有更多的進一步了解,因此,在有關朋友的幫助、協調下,終于與她有了一次近距離溝通、交流的機會。

  剛見面時,她給人的感覺是沉穩、謙虛,還多少有些靦腆和拘謹。通過不斷的交談和溝通,付平身上發生的事情逐漸一一顯現在我的眼前:付平原本是本鋼大型帶鋼廠的職工,在習練法輪功之前,不僅與丈夫夫妻恩愛、家庭和睦,而且與親戚、同事、朋友也都關系融洽,生活充滿了陽光。但是,這一切自從在1997年被她姐姐付玉珍帶進法輪功邪教組織后,逐漸都遠離了她。那時候的她,思想意識當中只有法輪功,滿腦子都是修煉、圓滿、飛升,根本顧不上什么親情、友情、家庭和事業。按她的話說,以前在家是賢妻良母、孝敬父母、與人友善,自從癡迷法輪功后,不僅不管家務,就連親情、友情也都極為淡薄,面對丈夫的苦苦規勸、父母的懇求、親戚、朋友和同事的勸導,甚至弟弟以斷絕關系來要挾她都無動于衷,仍然癡迷于習煉法輪功。尤其1999那7月國家取締法輪功以后,她不僅沒有從法輪功中脫離出來,仍然暗自習練,并且前后多次進京進行所謂“護法”,多次因擾亂社會秩序受到打擊處理。

  當我問到是什么原因使她回歸正常生活的時候,她感慨的說,原因很多,一是看到由于她癡迷法輪功家庭幾近破敗,她說她是個愛干凈的人,以前家里總是干凈整潔,生活有條不紊,可是自從習練法輪功以后,漸漸地疏于家務,家里總是混亂不堪、下不去腳,和丈夫和矛盾也越來越多,關系越發冷漠。二是感受眾叛親離的孤獨,想當初面對丈夫的苦苦哀求、無助的眼神,弟弟直言勸誡和斷絕關系的威嚇,父母的苦口婆心的開導以及親戚朋友不離不棄、無怨無悔的幫教,自己是那樣的無動于衷、淡漠無情,以至于很多人見到我總是無奈的搖頭嘆息、敬而遠之,親情逐漸淡漠,現在想起來真是有一種不可理喻、恍若隔世的后怕的感覺;三是對單位領導在她接受心理矯正時每天派車接送等無微不至的關懷以及很多社會幫教志愿者及家人不離不棄的幫助、關懷的感動,四是她姐姐付玉珍以及其他志愿者、親戚朋友至情至理、耐心細致的開導(付玉珍此時已由法輪功癡迷者回歸社會并自愿成為一名志愿者),還有在最疼愛她的舅公公死前沒能看上最后一眼對她的刺痛。當我問她現在的生活狀況如何的時候,她非常真誠的說,非常充實,不僅家庭和睦、孝敬雙親,親戚朋友也經常往來,其樂融融。而且自2001年脫離法輪功以后,還加入了社區的群眾秧歌隊,同時還是廣場舞、民族舞的骨干,說著還興奮的拿出有關她跳舞的照片給我看,其中有兩張是?遼沈晚報?和?本溪洞天報?刊登的報道,照片中身姿活潑、笑容燦爛。

  

  遼沈晚報報道本溪群眾秧歌活動,圖中特寫為付平

 

  本溪洞天報報道本溪群眾秧歌活動,圖中特寫為付平

  當我問她面對現在的生活有什么感悟的時候,她自豪地說,現在可以挺直腰桿做人了,以前總是三更半夜偷偷摸摸地宣揚邪教,看到熟人是低著頭繞道走,現在不用了,而且以前所謂的“同修”不僅不敢再來拉攏她,看著她還得繞道走。她還深有感觸地說,以前經常感冒發燒,還堅持不吃藥不看病,堅信所謂練功消業能祛病,有時嚴重到不得不由家人領著去醫院。現在通過長期堅持扭秧歌和跳廣場舞身體素質非常好,很少感冒發燒,精神狀態也不可同日而語。對于此前因癡迷法輪功造成的夫妻關系冷漠以及對丈夫的傷害,付平始終耿耿于懷、深感愧疚,為了彌補這些,于是每年都抽出一定的時間陪丈夫去全國各地旅游休閑和散心,今年初更是與丈夫到東南亞游玩了一圈(本文開頭的圖片就是她與丈夫到北京旅游時的留影)。用她的話說,我現在的生活充滿陽光,希望能給那些“功友”起到榜樣作用,讓他們早日回歸社會,過上正常生活,堂堂正正、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度過美好人生。

 

  圖中第二排中間男領隊身后右側為付平

 

  中間下潛舞者為付平

 

  第二排右側第一位為付平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