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案例追蹤

三贖基督害了產哥的命

2019年06月19日 08:53 來源:凱風網 作者:楊 言

  星期天,來到鄉下看望年邁的姨媽,表哥一見我,指著對面鄰居的家讓我看,我看見產哥家門上殘留著挽聯,問:“怎么了?”表哥黯然神傷地說:“產哥走了!”

  我大吃一驚:“怎么會呢?產哥那么好的身體!還年輕的很,是不是出了車禍?”

  “沒有,”表哥說,“他有高血壓,腦溢血去世的,可也不全是因病走的,唉!都是‘三贖基督’害的……”

  產哥和表哥在同一個村子,是乾縣薛錄鎮薛宅村人。我小時候去表哥家走親戚,常常和產哥玩,產哥是屬于那種從小身體特棒的人,高高大大,結結實實,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慢慢地,我們都長大了,為了生活,我們各奔東西,隔幾年偶爾見一面,總發現產哥春風滿面,精神勁頭不減當年。

  一聽說“三贖基督”,我不禁吃了一驚,產哥怎么和邪教搞到一塊去了。

  表哥長吁短嘆,給我講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產哥這幾年還混的不錯,他頭腦靈活,人緣好,在外面包點小工程,工作干的風生水起,日子過得蠻滋潤。

  前幾年,村里不少人信了教,產哥媳婦桂花的親戚經常來找桂花,動員桂花信一個叫三贖基督的教,說信了三贖基督,神會賜福,不得病,就是得了病也不須吃藥打針,只要禱告就能治好病。桂花先是不信,親戚就帶著桂花出去參加“神的活動”,目睹了幾次“見證”后,桂花徹底信服了,不但跟著親戚到外面傳教,還讓產哥也信三贖基督。產哥好賴也是一名高中畢業生,對那些封建迷信的東西有自然的抵抗力,本來他是反對媳婦信那個聽起來不著邊際的三贖基督,但是架不住媳婦的枕邊風,口頭上應付桂花自己信了,實際上也是準許了桂花的荒唐行為。

  產哥工程上的事,免不了吃吃喝喝,身體發了福,也帶來了副作用,患上了高血壓,醫生讓定期檢查,不時吃一點降壓藥。

  桂花自信了三贖基督后,有些狂熱,產哥每次回來后,她都說信教的人如何如何的好,誰家有病禱告好了,誰家莊稼不用管一畝產了上千斤糧食,誰家瞎子都能看見東西了……

  產哥本來不信,聽的多了,也半信半疑起來。桂花趁機說,你那高血壓也不要吃藥了,我給你禱告就會好的。

  產哥是那種豪放型的男人,對吃藥看病這種婆婆媽媽的事本來就嫌麻煩。聽媳婦這樣一說,心里不免存了一份僥幸,便說好。于是就不去診所檢查血壓,降壓片也幾乎不再吃。

  今年8月29日,村里門子人過世,產哥回到村子幫忙,正是酷暑時節,那天氣溫30多度,下午5點多鐘,產哥跑前跑后忙了一陣,突然一陣頭暈,站立不穩,一頭栽到,昏迷過去。

  在場的人都慌了,一時亂了方寸,不知該怎么辦。很快有人清醒過來,說趕緊打120急救電話。

  這時桂花趕過來,只見她不慌不忙地說:“沒事,沒事,不要打電話,把他給我弄到屋里去,我有辦法!”

  大家看她如此淡定,以為以前產哥經常這樣,就幫著桂花將產哥抬回家,這時產哥家來了幾個婦女,她們說要給產哥禱告。于是桂花讓其他人回了,把門一關,便圍著產哥禱告起來。

  第二天,產哥的親戚朋友知道后一大早趕來看產哥,卻發現產哥依然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慌了,說趕緊往醫院拉,桂花見禱告了一晚上也沒見效果,心里發虛,便不顧幾個婦女的阻擋,同意將產哥送往縣醫院。

  然而,一切都遲了。到了縣醫院,經過檢查,醫生說過了三小時最佳治療時期,況且在家里幾經折騰,產哥的腦出血量達290毫升,做手術后十有八九成是植物人,只能保守治療,看病人自己能否產生奇跡。

  產哥自從栽倒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在縣醫院住了一個月后沒保住命,走了!年僅47歲!遺憾的是,他直到離去,也不知道是邪教“三贖基督”害了他。

  我來到產哥家,想和桂花嫂拉拉話,桂花嫂一見我眼淚嘩嘩直流,一個勁地哭。聽姨媽說,自從產哥去世后,桂花嫂也不信三贖基督了,也沒話了,整天呆在家里不出來,就是偶爾出來也不愿見熟人,一個人獨來獨往。

  也許,桂花嫂還浸沉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但愿她早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更愿她告別往日的陰霾,徹底和邪教三贖基督決裂,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為保護受害者隱私,文中的產哥、桂花為化名)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