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龍門陣

歷史地名 留住成都別樣鄉愁

2019年06月27日 09:59 來源:四川在線 作者:吳曉鈴

 

50年代成都市區鳥瞰

  近日,由成都市文廣新局、民政局編制的《成都市中心城區歷史地名保護名錄》結束公示,古街巷、歷史建筑、名勝古跡、山水形勝和政區(區片)等5大類、共1003處成都歷史地名登上了名錄。

  這些歷史地名,特指1949年10月1日前形成的、具有歷史文化價值和紀念意義的地名。2014年10月1日,《成都市地名管理條例》正式實施,明確提出歷史地名應予以保護與傳承。正是在此背景下,成都在2015年6月啟動了成都市中心城區歷史地名保護名錄編制工作。一年多來,成都歷史、文化、建筑等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參與把關,工作人員參閱《成都通覽》等諸多文獻,并實地考查,最終整理出這份成都歷史地名檔案。

  其中,納入保護名錄的街巷名,不但數量最多,而且能清晰感受到城市的發展變遷,它們匯成了老成都別樣的鄉土記憶。

 

1910年成都北門城樓

  已經消失的熟悉街名

  作為歷史地名內容之一的古街巷,有城市“化石”之稱。此次納入保護名錄的歷史地名,有732處是古街巷。讓人唏噓的是,隨著城市發展演變,曾經耳熟能詳的街名竟然有248個已經消失。

  負責編制工作的成都市文物信息中心博物館所所長曾如實告訴記者,此次歷史地名編制主要面向三環路以內的中心城區。因為成都從公元前311年張儀筑羅城開始,幾千年來城名未改、城址未變、中心未移。直到上世紀80年代,成都市一環路外的很多地方仍是田壩。能夠延續的歷史地名、尤其是街巷名,仍然以中心城區為主。清末傅崇矩曾在《成都通覽》中明確寫道:“成都省城內外街道,據警察之調查,凡五百一十六條”,這構成此次歷史地名調查的基礎版本。

  隨著調查展開,工作人員發現248個街巷名已經不再。

  曾如實是土生土長的成都人。在他的記憶中,“天府廣場旁邊的東鵝市巷、西鵝市巷,1979年以后因為修建人民商場(現茂業百貨)才消失;春熙路片區著名的染房街,也因為后來春熙商圈的打造,匯進了大業路;人民公園旁的半邊橋街,如今也已不復存在。”

  這些消失的街巷名,在成都市圖書館副館長、研究館員肖平眼里,保留了太多的歷史信息。

  “成都狀元街,原來是鹽市口附近的一條小巷,也是成都最早的家具一條街。這條小街只有兩百多米,名為狀元街,卻是因為明朝正德年間的宰相楊廷和建府第于此。后來他的兒子楊慎考中狀元,到了清代,人們便在此修建狀元坊以為紀念,街道因此得名。”

  位于紅星路二段附近的駱公祠街,如今早已更名為和平街。即使居住在街上的老人,也很少知道它的前身。肖平說,清代同治年間,駱秉章出任四川總督,他用計誘殺了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為清廷立下汗馬功勞。為表彰他的“功績”,清廷在他死后,下令在這條街上建起駱公祠,街道也因此從以前的“子龍塘街”更名為“駱公祠街”。不過1954年時,在“保衛世界和平”的大潮下,曾經紀念個人的街道,便因此有了一個更有時代意義的名字。

  這些消失的街道,很多老成都仍有印象:貢院街、筆帖式街、川主廟街、金玉街……參與此次調查的成都市文物信息中心研究規劃部工作人員江鈺林說,他們曾在今順江路一帶調查川主廟街是否還在,當地就有老人介紹,先后并入伴仙街、順江路的川主廟街,在明代就有其名,那時街上有一座供奉李冰父子的川主廟。

 

蜀都大道(90年代) 周孟棋攝

  每條老街都有一段歷史

  隨著朝代更迭,有很多街道的真正來歷,已鮮為人知。

  人民公園附近的祠堂街,顧名思義是街上建有祠堂。但誰家的祠堂可以有名到讓街巷也以此命名呢?肖平說,康熙年間,滿城旗人駐軍曾為年羹堯建生祠于此。寬窄巷子片區的長發街,則是傳說此街上尼姑庵內有一長發尼姑。但尼姑不是應該削發為尼嗎?傳說這個尼姑蓄起長發,是為了象征百姓莊稼似頭發般茂盛生長。有此長發心善的女尼,便要以街名紀念了。

  這樣只知其名、不知其意的街道還有很多。

  江鈺林說,作為年輕的80后,他一直以為成都康莊街取自“康莊大道”之意。調查時才發現,這條紅星路附近的小街最早姓“康”,乃是因為這里曾有一座“康公廟”。這個康公,相傳指的是明朝朱元璋身邊的太監康泰寧。為了給朱元璋的兒子朱椿在成都興修蜀王府,朱元璋提前派康公公來蓉打點。可憐的康公公為了討得皇上歡心,不惜花巨資大興土木。怎奈被指貪污挪用,被賜自盡。后來朱椿來蓉發現蜀王府富麗堂皇,絕非豆腐渣工程,才覺得冤枉了好人,下令修“康公廟”紀念,此街也取名“康公廟街”。直到民國時,才改為“康莊街”。

  那方正街,是否就是“方方正正一條街”的意思呢?顯然不是。江鈺林說,位于青羊區的這條100多米長的街道,緣自蜀王朱椿曾邀請著名學者方孝孺來成都講學。當時方孝孺推崇宋代朱熹理學,其書室名為“正學齋”,他本人被稱為“正學先生”。方正街得名,皆因他曾寓居于此。

  肖平說,如果了解成都街巷名的來由,這座城市的近代歷史面貌也會清晰很多。“像春熙路片區的科甲巷,那是因為清代各縣秀才到成都參加科舉考試,就住在這一片的客棧。由于人們往往把中科舉稱為登科中甲,這條接待過秀才的小街,就有了科甲巷之稱。”同樣,南府街、簾官公所街、馬道街……都和清政府的各種機構設置有關。“清初四川不設總督,由川陜總督或川湖總督管轄。為處理軍政事務,清廷曾在鹽道街東頭偏北位置設立臨時性的總督行署。署府之南就叫南府街,署府之東就叫東府街。”那簾官公所街,這個簾官又是什么官呢?這又得說到清代的考試。肖平說,清代鄉試時,要從知縣中挑選一部分文理優勝者來省城擔任簾官。閱卷者稱內簾官,管理考場事務的就叫外簾官。簾官入闈及試畢出闈后的寓所,門口垂簾,與外界隔絕,以杜弊端。這條簾官住地所在的街道,就叫簾官公所街。久而久之,這些街道便以此為名延續至今。

 

椒子街 周孟棋攝

  街名也要求雅求吉

  八寶街、千祥街、多子巷……在成都,還有一些老街因為原名不雅,為取更雅致吉祥之意,又根據其街名諧音進行了更改。

  八寶街,如今已位于市中心。然而在清代,它的位置卻處于皇城之外,是成都的一處貧民聚居區。貧苦百姓以竹篾為墻、草席為頂,沿街搭起簡陋棚屋。這條小巷,因此被人們稱為“笆笆巷”。到了民國,這樣的街名顯然不雅,于是政府據其諧音,將其改為“八寶街”。

  千祥街街名由來同樣如此。肖平說,清朝后期,成都縣監獄修在附近,其高高聳立的圍墻剛好就在街道東頭,于是街道被稱為“監墻街”。這個兇神惡煞的名字顯然不好聽,于是干脆改為萬千吉祥之意的“千祥街”。少城片區的多子巷則是“刀子巷”的諧音。原來在清代,滿城以長順街為中軸,向東西兩側修了8條官街和42條兵丁胡同,現在的多子巷,當年就是胡同之一,是為滿城開爐鑄造刀劍之所。民國初期,這條街正式命名“刀子巷”。但是,軍閥劉湘1935年在此購宅居住,卻覺得這個名字有一種血淋淋的味道,自忖頗不吉利。再加上劉湘本來就子嗣不多,于是把“刀子巷”按諧音改成“多子巷”。

  肖平說,這樣的改名,可以看出古往今來的人們,都對美好事物有一種由衷的向往。“像錦江區的荔枝巷,清代因為這里商販云集、生意興隆,曾叫興隆街。不過這條街是個死胡同,路面狹窄崎嶇,因此當地百姓戲稱為‘肋肢巷’。1924年春熙路修建,便以‘肋肢’諧音取名為‘荔枝巷’。”

  街巷名的這種修改很得百姓認可。這些改過的名字,如今已成為成都歷史地名之一。但有的修改,老百姓覺得還是老地名叫得順口,最后又改回去。肖平說,華西壩附近的南臺路,清初曾因此處有南臺寺而得名。1966年,這條路改為“紅專中路”,不過1981年,又恢復了“南臺路”舊名。

  在肖平看來,人民南路、紅星路等1949年以后修改的地名,因為特殊的時代背景,也具有了時代意義。但很多歷史延用下來的街名地名,蘊含了彰顯地域品格的特殊信息,已成為承載鄉土記憶的歷史文化遺產。“因為時代的進步發展,有一部分街名棄之不用也是無奈之舉。但我們可以盡量保留城市的美好記憶,為后代傳承祖先遺留下來的文化基因,有效保留住‘成都記憶’。”

  近年在相關人士推動下,府南河已經在2005年恢復為叫了上千年的名字——錦江。成都地鐵線路在確定站點名字時,也有意識將古街巷、歷史建筑等歷史地名納入其中。曾如實說,未來,成都相關部門將結合《成都市中心城區歷史地名保護名錄》,爭取對蘊含豐富歷史文化的地名進行發掘、保護利用和推廣,爭取更多保留成都記憶,讓地名也能留得住鄉愁。

 

90年代紅墻巷

 

1988年天仙橋后街

 

成都市.錦江之(安順廊橋)嚴永聰攝

 

東門老城墻遺址,青蓮下街,攝影_嚴永聰

 

寬窄巷子(1998) 周孟棋攝

 

文殊院片區(1995) 周孟棋攝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