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龍門陣

“西南要會”小市驛余甘渡口斜陽處(上)

2019年06月26日 09:58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陳鑫明

川南第一州坊匾。

綾子老街。

瀘州沱江大橋。

老槽房。

小市雙碼頭漁舟港。

六和鎖驛門坊。

余甘渡遠景。

  壹 唐子西與陸游 在小市詩酒唱和

  小市驛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長江、沱江水運,從唐、宋、元、明、清代,朝廷在此設水驛,小市汛署設把總管理。

  北宋熙寧年間,全國年征商稅十萬貫以上的城市有26個,瀘州就是其中之一,在四川與成都、重慶鼎足而三。小市驛位于五峰之麓、沱江之岸,撫琴臺橫列于后,兩江繞流于門前,市井六里商鋪數百戶,為水陸大口岸。

  明永樂十五年(1417),瀘州神童張駿高中丁酉科解元,披紅掛彩,打馬游街,從小市驛道穿行,寫下“小市驛而閭閻撲地,資江而舸艦迷津,余甘樹老而晚渡之名未泯,紫金堆沒而伯奇之跡猶存,驛市昌盛,人家百戶之聚,魚鱗萬瓦,蜃采百纏,人不得顧,車不得旋,揮汗成雨,噓氣而煙。”七年后,張駿參加會試,于永樂十九年(1421)辛丑科進士及第,官至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為瀘州小市驛在京城的第一位官員。

  歷代名人凡出川入川者,必在瀘州小市上下,方乘舟東下、西望。當年,杜甫船至小市有“工部灘”名,山谷題書“拙溪”,唐子西、陸游與小市結下不解之緣,在小市詩酒唱和,傳為佳話。

  “百斤黃鱸膾玉,萬戶赤酒流霞。余甘渡頭客艇,荔枝林下人家。”

  這是北宋眉山詩人唐子西(1070-1120)于政和二年(1112)春,流寓瀘州金雞渡飛云洞讀書時,在余甘渡樓壁上題詩。

  余甘渡在小市驛沱江岸,因渡口有株古余甘樹而名。“余甘晚渡”為古江陽八景之一。這首詩猶如一幅畫,讀后仿佛身臨其境,瀘州小市酒家林立,流霞映彩,江中鱸魚味美,伴之瀘酒。此時此刻,眺望渡口波心,扁舟往來,一曲余甘渡水面回蕩。真是“一水瀠洄繞郡城,余甘渡頭暮潮生。多情最是扁舟子,日夜殷勤送客行”;“余甘渡下月籠沙,兩岸人家水一涯。何異秦淮三五夜,蕩舟處處聽琶琶。”岸上十里龍眼荔枝林中,深掩三五人家,好一處“余甘渡口斜陽處,靄乃漁歌雜棹謳。”

  明嘉靖《四川通志》《名勝志》載:“瀘州藍田金雞渡飛云洞,宋唐子西讀書處。”洞外石壁多題刻,有宋嘉定庚辰(1220)汪杲詩:

  一春春事已蹉跎,偶向藍田步履過。

  巖噴雨珠山氣濕,磧藏火焰石紋多。

  有人問字還攜酒,到處揮毫敢換鵝。

  欲訪唐公讀書處,至今誰識小東坡。

  穹窿一洞枕江湄,百尺流泉映夕輝。

  惆悵讀書人不見,白云猶似昔年飛。

  白云飛處洞天開,石經縈紆盡綠臺。

  自昔子西歸去矣,伊誰更為讀書來。

  貳 陸游兩游瀘州 登覽茫然卻欲愁

  陸游(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有《劍南詩稿》傳世。他曾兩度蒞臨瀘州,淳熙五年(1178)4月奉詔回京,乘船過瀘州在小市驛館住宿,游覽市井,欣然題詠:小市門前沙作堤,杏花雖落不沾泥。客心尚壯身先老,江水方東我獨西。暫憩軒窗仍泛掃,遠游書劍亦提攜。子規應笑飄零慣,故傍茅檐盡意啼。行遍梁州到益州,今年又作度瀘游。江山重復爭供眼,風雨縱橫亂入樓。人語侏離逢侗僚,棹歌欸乃下吳舟。天涯住穩歸心懶,登覽茫然卻欲愁。

  詩言記述了小市風光,沙堤、杏花、子規鳥啼,寫景而道出心境,然而,當看到城下關市五方輻輳、萬商云集、民族貿易之繁榮,詩人以詩勾勒出瀘州城的興盛。

  瀘州史載:“宣和元年(1119)5月2日,宋徽宗御筆下詔:瀘州西南要會,控制一路,邊閫之寄,付畀非輕,可升為節度賜名瀘川軍。”

  陸游在瀘州的另一首中云:

  高寺坡前火照天,南定樓下舟成川……此州雄跨西南邊,平安烽火夜夜傳……

  第一句寫瀘州報恩塔上的梵燈、南定樓下百舸爭流;二句記述的是每日邊報從西南邊連夜送來,驛卒騎馬舉火傳報平安。“雄壯甲兩蜀”的瀘州帥府門前的大旗終日風展。

  從陸游在瀘州的詩中知,作者不僅抒發了他的愛國情懷、報國之志,而且對瀘州在宋代全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影響作了評價,瀘州在四川的整體布局中僅次于成都,幾乎又能與成都并列。尤其是“西南要會”的御賜和瀘州政治、軍事升格為節度,方有詩人筆下的“此州雄跨西南邊”的感嘆。

  叁 楊慎筆下小市驛 四季可覽余甘渡頭

  太史公楊慎,號升庵。在他的《升庵合集》《升庵遺集》中,多首詩寫到瀘州小市。500年前的城東小市驛與瀘城一水(沱江)相融,枯水天有浮橋可行,洪水季有余甘渡、撫琴渡往來。

  升庵筆下的小市驛,春有臘梅紅杏,撲面芳香,清新雅靜,四季可覽余甘渡頭,風景如畫。每年二三月,渡口桃花水漲,流水微瀾,浪拍沙堤,江風拂面,卷落堤上杏花陣陣,與詩友、表兄弟詩酒唱和,有《小市》詩云:

  顏闔欲移家,東陵學種瓜。

  東津風剪渡,南浦月籠沙。

  地凈憐春草,江清愛晚霞。

  維摩雖示疾,猶解散天花。

  明代的小市驛,有百家之聚,成為商貿水運繁華之地。詩人愛上了小市,引發他移家長住小市之心,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在沙堤上的種瓜人。

  當他翻閱知州曹叔遠的《江陽譜》了解到,瀘州城東小市驛,地當沱江口處,一水相望,舟楫來往。冬日水落,江上架設浮橋,每歲設于孟冬之旦,撤于孟夏之時,江上以船相連鋪上木板,用篾繩結牢,便于行旅以渡。楊升庵看見浮橋人過,有《喜浮橋建成》,詩曰:

  臘月江頭綻早梅,浮梁銀漢亙昭回。

  不須掛楫迎桃葉,步步金蓮步步來。

  江上架起浮橋,方便行人來往,無須舟楫濟渡,即便是仕女金蓮步步,平安過往,遠處看見,猶如江上彩虹,特別美麗。

  “西蜀才人”熊過,家住小市,升庵常過沱江去探望他,有“君來自釜川,我日渡江口。不看中街花,不飲小市酒”之交往佳句。可見二人友情之深厚,而升庵與詩友章后齋的唱和、題詠,更為趣事。他在《次章后齋攜酒渡江探梅》中寫道:玉女窗扉宋玉鄰,含章檐下散香塵。春陽節近芳華早,白雪歌成藻思新。玉笛聲中風遞韻,雕梁影里月傳神。蘭洲掛楫桃根渡,會見楊州掌上聲。

  每年正月十四五,小市放花燈,市井火樹銀花,如同白晝,沿街戶前珠燈高掛,彩燈通夜大放光明,時有“火樹銀花不夜城,小市燈會盡五更”。

  升庵在《元宵節前一夕江市觀試燈》中這樣描繪小市燈節氛圍:桃葉渡頭春水起,花林雨過香塵洗。玉弓初試踏青鞋,金沙半濕彎紅底。遏云清轉杜韋娘,剪燈秀句元才子。喜看小市小升平,旗亭曲坊人如蟻。

  把小市余甘渡比作金陵秦淮河上的桃葉渡,水岸人家、瓦肆勾欄、檐口張燈結彩,特別好看,街巷觀燈之人人潮涌動,十分熱鬧,傳來的清歌一曲,猶如杜韋娘之聲,燈下游人如織如蟻,更有小市余甘曲,余音裊裊,絲竹繽紛,怎不令人如癡如醉。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