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我的臺歷日記

2020年02月10日 08:44 來源:成都晚報 作者:

    小時候,父母家中的桌子上長期有本留言本。家人出門有事,總是在本子上留句話“我到菜園摘菜了”或者“我到某某家玩去了”等等。到哪?干什么?家人心里都有個數。這樣的留言本,當時并不知道有什么保留價值,用過了也就當垃圾處理了,現在想起頗覺可惜,那上面父母的手跡再也見不到了!

  自從有了電話手機,無須紙上留言了。雖說方便,可我總是覺得少了什么。仔細想來,似乎是日子里少了一種底蘊。今日事今日畢,昨天的事找不到根據,以往的事情就更無據可查。

  記得十多年前,我和先生為了一件小事發生了爭執。誰也說服不了誰,弄得兩人都不愉快。“從這件事開始,我們把家中一些事情用筆記下來,免得這樣瞎猜。”我說到做到,順手就在臺歷上寫下“為小狗的生日我們吵架了”。先生講究整潔,見我在臺歷上隨便亂寫,大怒。我見他發脾氣,也覺得自己草率了點,但口上卻不示弱。

  “要想記事,臺歷就是最好的日記本,上面有日期,有空白,一年用完后,保存起來。日后要找什么依據,可以作為資料來查找。”情急中,我為自己找了個借口。

  本是我強詞奪理的一說,先生卻突然息了怒:“不錯!不錯!你這話說的還像個人話!”想不到他竟這樣夸了我一句。

  用臺歷記事,方便又好。反正每日都是要翻看,順便在上面寫點什么,是舉手之勞的小事情。自此,我和先生常常在臺歷上寫寫畫畫,久之,就形成了一種習慣。記了什么事情,過后也就忘了。到換新臺歷時,把老的臺歷就放在一個專門的紙箱里。說是保存,實際上是堆到了角落里。

  現在閑暇下來,才開始有心情領略閑情中的逸趣。坐在窗前,欣賞著窗外的鵝毛大雪,飄飄灑灑的鋪滿小院。茶花、梅花都帶上了雪白的帽子,嬌俏、艷麗撩人疼愛。其景其美讓我有種沖動,就想到把這些好景拍下記下。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我寫下心中冒出的這兩句詠梅古詩,意猶未盡,又順手記下小心情“此時立窗前,觀飛雪,賞瑞雪掩梅。大喜!平生最佩服梅的冰清玉潔和傲視群芳。”

  先生盯著臺歷左看右看“咦!你這幾句話我好像幾年前看過的?”“是嗎?”聽這一說,我決定把以前的臺歷搬出來查一查。

  這不查不知道,查了心一跳。

  “寶貝兒!你的降臨是我們全家人最幸福的時刻。祝你母女健康平安!”這幾句話是記在孫女兒出生的那天。寶貝兒是剖腹產,出生時,是我第一時間抱著她。那時我懷中粉嫩嫩的小肉肉,現在會唱“奶奶的故事我記下來”了。想著她背著書包快樂地上幼兒園,我邊翻著臺歷邊感嘆:時間真快啊!

  “海棠開花了,共五朵”。這是先生的手跡。先生喜歡伺弄花草和打點小牌,記下的大多是這些零碎。

  “午飯后,與文友水庫邊散步。觸目處,草綠,花紅,山青青,水碧碧,好一幅立體山水畫卷啊!自然美!心美!”這是三年前我的留言,現在重見竟想發笑:老太太一枚了,怎還有這樣的詩意情懷?

  我翻著一本本的臺歷,竟然舍不得放手。每一頁上或長或短的幾句話里,都記述了家中的大事小事,看起來都是些瑣碎。我在這些瑣碎里,看到了過去日子里的人情冷暖和喜怒哀樂。

  我們每天朝前趕日子,日子里總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要處理,或快樂或煩惱。個中滋味也只有當時能體會。翻開我的臺歷日記,竟然能尋覓到十多年前的諸多事情,回味起來那些快樂煩惱,仍然如在眼前。

  多年前,我咳嗽得厲害,看了好多醫生,掛了許多吊水都不見好以至于胸痛。我懷疑自己得了不治之癥,情緒也低落。現在咳嗽早已好了,也忘記了當時的痛苦。在臺歷日記里,竟發現先生對我那時的治療情況,全部詳細的做了紀錄。每日用了什么藥,有些什么效果等等,一目了然。

  漫長的日子里,我和先生已磨煉得如同左手摸右手,已麻痹得不知感動為何物了。現在回看這些日記,想起他對我的日日照顧,給我熬藥,帶我跑醫院等等,讓我看到了他的好。這些好,讓我心里涌出暖意。我正準備向老伴表示感激時,一雙左右手讓我住了口。罷!罷!罷!啥話都無須說。

  我還是把感激留給這些臺歷日記吧!是它給我們的日子串起了溫馨的記憶。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下一篇:老相片的回憶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明星三缺一麻将单机手机版 网易游戏能赚钱的游戏 靠谱的app试用赚钱 浙江6+1 新股申购一般赚钱嘛 7m.cn即时比分 dnf加武士刀能赚钱吗 nba比分表火箭队 捕鱼大亨系统txt下载 百万英雄答题赚钱技巧 双色球 原油真能赚钱吗 雪缘园网 财神捕鱼为什么这么坑 自己开电影院怎么赚钱 新疆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