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鬧藥

2019年06月26日 08:37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易勇

  閑來亂翻書,讀明清小說或者文人筆記,各類故事怪談倒也精彩紛呈。除了讀故事之外,咀嚼這些文字還有一大樂趣,便是發現口語中使用而普通話中未有的字詞。

  清人吳熾昌的《客窗閑話》,在卷一“查氏女”中,說了一個精彩的女俠故事。講的是明代萬歷年間,鹽官州(今浙江海寧)一帶的沿海遭逢倭亂,有查氏女者,臨危不亂,被俘入倭國得以全身而退,還憑借智謀令倭國大亂且不廢一矢而得一眾倭寇首級。書中說查氏女能夠避禍祛賊的法寶乃其讀藥書發現的一味名喚“鬧揚花”的草藥,“服之即死,周時可醒”。

  檢索發現,“鬧揚花”者,別名甚多,又名鬧羊花、羊躑躅、羊不吃草、老虎花。陶弘景也記錄過此花:“羊躑躅,近道諸山皆有之。花苗似鹿蔥。羊誤食其葉,躑躅而死,故以為名。”現代醫學發現“鬧揚花”的有毒成分為梫木毒素、杜鵑花素和石楠素。可見,鬧揚花是有毒的,不慎誤食,會有性命之虞。

  “鬧揚花”中的“鬧”字,令人不得不多細細推敲一番。在現代漢語的使用中,“鬧”常用的義項為:“不安靜、戲攪擾、戲耍、發泄”等,并沒有一項能解釋得了“鬧”在這兒的意思。翻了幾部辭典后終于找到,在有些辭書里“鬧”還有一個不常見的方言義項為:“有毒;中毒或使中毒”。

  看到這個義項的時候,忽然就產生了那種失而復得的欣喜感。因為在家鄉的荊楚方言中,有謂“毒藥”為“鬧藥”的用法,從形容詞的屬性上使用“鬧”。當然,也有將“鬧”作為動詞來使用的,如“鬧耗子”“鬧狗子”之謂。再證之于身邊的川人,原來蜀中成都的日常用語中,也有“鬧藥”之說,也是將“鬧”當成“有毒的”在使用,且還是常用之語。

  《說文解字》中解“鬧”字為:“不靜也。從市鬥。”由是看來,“鬧”作為會意字,其本意是說:“市場上的爭吵、喧鬧”。“毒”字,在《說文解字》中,許慎說是:“厚也,害人之艸,往往而生”。生硬地推測一下,“鬧”和“毒”攀上關系,應該是這樣:吃了毒草,人自然不會安靜,就要鬧騰不休,于是這個“鬧”字便有了“毒”的意思。毒藥,便是讓人鬧騰不安靜的藥,就成了“鬧藥”。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