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父親的草帽

2019年06月26日 08:34 來源:魅力成都網 作者:左劍

  草帽,對于我這個農民的兒子來說再也熟悉不過了,因為在我的記憶中父親總是喜歡戴著一頂草帽,一頂用秸稈編制的草帽!年幼的我難以明白這草帽里的情懷,只是覺得戴著這頂草帽的父親顯得有些土氣、有些滄桑。長大后我才明白,這頂草帽凝聚了父親樸實的情懷,流淌了父親勤勞的汗水,彰顯了父親對家人和子女的無限真情。

  進入6月,馬上就到父親節了。下班后,特意給父親打電話為問候,我知道這個季節在我們川西山區就進入了麥梢黃的季節,快年過花甲的父親白天都在忙著自家十幾畝地的小麥收割,這段時間,父母常常要忙至半夜才能拖著疲憊的身軀入睡。而早晨五六點就必須起床,還得趁著天熱之前多割點麥子。掛了電話,父親的每一句叮囑,讓我的思緒不由得飛回了川北老家的家鄉,回到了童年。

  小時候,家里每年都會養幾張桑蠶補貼家用,所以我就時常跟著父親去桑樹地里采桑葉喂蠶。在我的印象中,我家地里的桑樹長勢一直都非常好,桑枝很茂盛,桑葉又大又稠密,一層累著一層似的。父親戴著他那標志性的秸稈草帽,掄著蛇皮口袋,一頭扎進密不透風的桑枝采桑,而我就躲著頭頂烈日,鉆進樹蔭下玩耍。每當我覺得口渴的時候,只見父親一手托著他的草帽,一手撥開密密的桑枝,來到我身邊,我一看帽子里,全是紅得發紫的桑果,饞得口水直流,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父親笑著,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又扎進桑樹地里。

  后來,隨著年紀的增長,在我十來歲時也能幫著父親收割稻子了。割稻子的時節是一年中最炎熱的大伏天,在實在熱得受不了的時候,我們隔段時間就到田坎樹蔭下休息涼快一下,悶熱沒有風的話,這時草帽就能發揮扇子的功能了,可以用來扇風,每當這個時候父親總是一邊為我扇風一邊摸自己額頭上的汗珠,在草帽的搖擺下,汗水蒸發帶來了涼爽。盛夏的午后,天氣說變就變,烏云經常遮天蔽日地黑壓壓的逼來,大風卷著瓢潑大雨忽地就落了下來,讓在外面干活的我們猝不及防,這時我們又靠這頂草帽來擋風遮雨,以免被淋成落湯雞。此外,砍柴、采茶葉、挖竹筍甚至是抓魚,父親總會捧著他的草帽,里面或是野草莓,或是野果,或是魚獲,或是一些鄉里鄉親給的梅、李、杏、桃,每每我一見到這種滿載而歸的架勢,就歡欣雀躍。在我的眼里,那一頂草帽充滿了神秘,在父親的手里,那頂草帽就像是魔術師的帽子一樣,會變出許許多多好東西。

  記憶中,父親非常愛惜每一頂草帽,不戴的時候絕不會讓它在太陽下暴曬,在暴雨中淋濕,每頂新草帽買回來時都漂得很白很白。父親戴著它每天勞作,從春到秋,年復一年,經過驕陽火辣的炙烤,歷過暴雨傾盆的洗禮,風吹日曬,漸漸地褪色,變黃變灰,直到變黑破碎爛掉。縫制的線條斷了,帽檐也慢慢地縮小變窄,四周變成不光滑的鋸齒狀,父親的每一頂草帽,都是要用到這種破爛不堪的地步才肯舍棄。

  驀然回首這幾十年來父親的點點滴滴,他就像一頂樸實無華的草帽,從年輕壯實到發花鬢白、從步履矯健到佝僂蹣跚,就是為家人遮陽擋雨、為子女默默奉獻的一生。我也漸漸明白,父親不就是我人生的草帽嗎?

  在父親節即將來臨的時刻,祝愿我敬愛的老父親身體健康,幸福快樂!

  版權聲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網獨家稿件,歡迎廣大媒體轉載,請點擊此處按要求轉載。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鬧藥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