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又見梔子花開

2019年06月24日 08:56 來源:散文在線 作者:笑君

  天還未亮,太太便悄悄的起床了。我知道,又是去伺候她的那幾畦菜地了。近來,卻有些反常,比原來花的時間長得多了,干什么去了呢?

  待她披著晨露回來時,手中多提了一個包。進得屋里,一股清香撲鼻,啊,梔子花。

  又是梔子花盛開的季節了喲!

  人們對于花的比喻、形容,常用的幾個詞:姹紫嫣紅、千姿百態、爭奇斗艷、五彩繽紛,等等。可是,這些美艷,富有動感的詞匯若用在梔子花的身上,總覺著有些風馬牛不相及,絲毫沒有意義。

  梔子花,古稱卮子,因花形似一種叫卮的酒器而得名。又名黃梔子,雙子葉,茜草科,四季常綠,枝繁葉茂,香沁心脾,是重要的庭院觀賞植物。除觀賞外,花、果、葉、根等皆可入藥,有瀉火除煩,清熱利尿,涼血解毒之功效。

  南朝梁·簡文帝蕭綱有《詠梔子花》曰:“素華偏可喜,的的半臨池。疑為霜裹葉,復類雪封枝。日斜光隱見,風還影合離。”身為帝王,卻以詩人的生花妙筆,形象地描繪著水邊的梔子花,在悄悄地舒展著白色的小花瓣,與水中的倒影相互增色,遠遠望去,宛如輕霜裹葉,泛著淡淡的白光,又如同團團白雪壓在枝頭,使人在炎炎盛夏中頓覺暑氣盡消,愜意無比。

  唐代大詩人杜甫也有一首《梔子》詩:“梔子比眾木,人間誠未多。于身色有用,與道氣相和。紅取風霜實,青看雨露柯。無情移得汝,貴在映江波。”詩人說梔子比起其它植物來,是極其少見的。梔子可以提取黃色染料,又可以入藥,理氣治病。果實經霜變紅,枝葉遇雨露而顯青翠。還喜歡傍在江水邊生長,舍此之外,更無它物可移情。

  自古以來,人們就喜愛梔子花。不僅愛梔子花的俊美和芳香,還愛梔子花的實用。

  早年間,我生活在鄉村。我家的院子里,自打我記事,就有一棵梔子樹,一人多高,青蔥翠綠。可不知為什么,開花很少,每天早上也就是一兩枝吧。我媽采擷后,要么別在蚊帳上,要么別在自已的衣服上,很珍惜的樣子。可是,經常被人翻越院墻偷了去,氣得我媽一天都不開笑臉。我們很小,不知道這梔子花對她有什么用處。反正,這一天得小心點。若是再惹她生氣了,逃不掉一頓打哩。

  我太太喜愛梔子花也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只是有些特別。

  我們小區的樓前樓后,綠化帶上載植的都是梔子樹。夏日里,梔子花便在天快亮時,在晨露的滋潤下悄悄的盛開了。三四點鐘吧,太太便起床了,靜靜的出門,然后一幢樓一幢樓的跑,一棵樹一棵樹的找,一兩個小時,滿滿一包,少則幾十枝,多達幾百枝的收獲便被采擷回來了。

  我有些不解,只要梔子花還在開,幾乎天天都去采擷,有什么用呢?她呀,很會安排。家里凡是能盛水插花的瓶子,都派上了用場。瓶子不夠用,還將刷牙的杯子也拿來發揮作用。臥室的床頭柜、窗臺上,其它房間的桌子上、拐角處,到處都擺上了梔子花。甚至連廚房、衛生間也安排有梔子花的存在。我這三居室喲,點點潔白,處處寧靜,一味的清香,完全是梔子花的世界了。

  太太還喜歡把清洗好、整理成一束一束的梔子花,無償的送人。不僅送到我兒子家,還送給兒子家的左右鄰居,送給她老年大學的同學們。她的衣服口袋里、包里,裝著的都是梔子花。梔子花是她的心愛之物,她讓淡雅的清香,縈繞在她的身上,沉浸在我的家里,也把清純、素潔的品格傳遞給了很多人。

  前天上午,太太在上學的路上被一輛車撞了,一只胳膊,一條腿骨折了,半個身子都受了傷。現在,胳膊和腿都打上了石膏,不能動彈,只能臥床休息。身體上不舒服、難受,就可想而知了。被捆住了自由,讓她白天睡不著,夜里不能睡,兩三天下來,人已瘦了一圈。

  再看看床頭柜上、窗臺上、桌子上……梔子花黃了、枯萎了,甚至要爛了。令她更加心疼,精神上受到的打擊,比被愣頭青撞一下還要嚴重。

  我勸她:“現在已經這樣了,就只能隨遇而安。就當自己是個殘疾,是個在家休息的病人吧。”

  她說:“我也想去這樣的想著自己的現在,可我的眼睛不能睜呀。我不能動了,梔子花也沒了,怎么能休息,怎么能睡覺呢?”

  過了好大一會兒,她懇切地跟我說:“明天,你稍稍的趕個早,去采擷幾枝梔子花怎么樣?我身上難受,無法消磨這無奈的時光,要是有梔子花在我的身邊、枕頭上,我能聞得著梔子花的清香,一準能睡個好覺。”

  我似信非信。但是,她既然這么肯定,我就照辦吧。第二天早上,四點多鐘,我出門去了。雖然,不知道哪里有梔子花,不過,梔子樹還是認得的。便順著樓前樓后,一幢一幢的找,一直跑了好幾幢樓,穿過好幾片綠化帶,才采擷了五六枝梔子花,而且都很小。正當我在四處張望時,卻看見好幾個人,穿著嚴嚴實實的,手里提著滿滿的包。這才明白,人家捷足先登,掃蕩過了,哪里還輪到我呢。

  我悶悶不樂的回到家,太太看到我這幾乎談不上收獲的收獲,開心的笑了。說:“少了點,也小了點。不過,有這就夠了!”我沒有告訴她,已被別人搶先了。但是,我看她的神情,就明白了,她知道我能采回來這幾枝就不錯了。

  我將采回來的幾枝梔子花,洗凈后,放在她的枕頭邊上。同時,把床頭柜上,窗臺上,桌子上那些枯萎的梔子花處理掉了。我心里想著:有了梔子花,你真的能睡覺?

  吃過中飯,才十二點多,我就催她:“別坐著了,快去睡覺吧。”

  她沒有說什么,一拐一挪地進了房間。我的習慣,中午不睡覺,就在沙發上躺著,能瞇一會就瞇一會,不能瞇一會就看電視,或者寫點東西。

  我雖然在看著電視,卻把電視機的聲音調到最小,幾乎都聽不見了,專心致志的聽著臥室里的動靜。果不其然,十幾分鐘后,臥室里傳來了她睡著了的鼾聲,很勻、很沉、很自然,就像平常夜里睡著了一樣。

  我服了。她呀!愛梔子花,是愛到骨子里去了。梔子花喲,梔子花,開得明媚,采得及時。花瓣沉在她的枕邊,芳香則浸入到了她的心底里。

  她真的睡著了,身體上的疼痛,在花香中消失了。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說蜀箋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